摄像头偷拍背后藏黑灰产,警方曾发现有人专门装到酒店和按摩场所


网上获取人脸照片违规吗?

“扭送”是我国法律赋予公民在紧急情况下协助司法机关同犯罪作斗争的一种权利,但公民在抓住人犯后应当立即送交司法机关处理,不得擅自拘禁。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未经人民法院判决,对任何人不得确定有罪。此为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旨在保障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在未经法院审判前,是否犯罪,只能靠推测,然而亲眼所见未必为实,如果仅仅据此赋予人人动用“私刑”惩罚犯罪嫌疑人的权力,很可能会造成冤假错案,侵害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同时也会扰乱社会秩序,不符合法治社会的要求。所以,法律将判决犯罪嫌疑人有罪的权力赋予了人民法院,任何人不得动用“私刑”惩罚犯罪嫌疑人。

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483人(含境外输入病例密切接触者),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1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57人。 

甲某、乙某等其他8人因均系未成年人,且情节轻微,作另案处理。

卖家B发来的例图随后,该卖家发来了几张例图。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这几张例图均为自拍角度,照片中的人物戴着口罩,均使用了不同程度的美颜。02 

对于上述卖家出售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一位律师人士对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卖家是如何获取这些人脸数据的,可能是买的,也可能是入侵监控或考勤系统获取的。但不论怎样,未经授权,获取公民面部照片,并出售获利,是违法的。而从网络上爬虫,或者从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获取他人人脸照片,是如何实现的?又是否违规呢?卖家B对于是如何搜集到这些照片的,没有作出解释。在某头部电商平台做图像识别的工程师明成(化名)平时接触大量的人脸数据,他告诉中新经纬记者,通过爬虫技术,从网络上抓取公开的人脸照片数据完全可以,“现在一些国外实验室已经公开了很多人脸数据,网上就可以下载。还有一些,比如网购平台上卖口罩的店铺,可能会拍摄一些模特图片作展示,这些照片也是可以抓取的。至于直接从朋友圈、微博获取照片,据我了解,目前实现不了。这些卖家大概率是一张张手动搜集的,圈内流通,不断丰富图集,或者直接从别处买来的。”明成说。上述律师表示,他人上传到社交平台的图像,只是这些肖像权人在行使自己的肖像权,如果没有明确授权他人使用的,任何人出于商业目的而进行使用,肯定是会侵犯他人肖像权的。胡钢表示,从理论上讲,所有从网上抓取数据的行为都应该得到权利人的许可,如果用于商业化则要支付一定的报酬。“比如在朋友圈这种特定系统内,对于肖像,其他人仅有看的权利,没有使用或售卖的权利。如果未经授权许可将肖像用作他用,就算侵权。”胡钢说。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丁晓东在谈到此类问题时曾表示,“我认为爬取公开的图片本身没有问题,比如明星的图片,但这一行为也需要根据图片的来源和图片的场景来认定,如果对微博和好友相册等半公开图片进行爬取,由于存在生物识别信息,存在一定风险,爬取就需要有一定的限制。”03 17岁的他们本应该像早晨的太阳,朝气蓬勃,王某、张某却因父母离异后疏于管教,早早辍学,在不良诱惑下,在本该好好读书的年纪走上了犯罪道路。从看守所释放出来一个多月后,王某、张某就因非法拘禁他人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再次走进高墙,失去自由。

本案由南岸区检察院于2020年2月19日向南岸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南岸法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实行独任审判,于2020年2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考虑到王某虽然审判时已满18周岁,但因犯罪时未满18周岁,且当前系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仍为其指定了辩护人。

庭审前,法官曾电话联系两被告人父母。被告人王某的父母离异,两人均表示不愿参与庭审。在法官多次做工作之后,王某母亲同意在家通过视频连线参与在线庭审,也明确表示疏忽了对王某的教育,耽误了孩子。被告人张某的父母始终不愿意参与庭审。经法官释法教育,王某、张某当庭流下悔恨的泪水。

2020年3月28日0时至24时,山西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太原市报告英国输入确诊病例1例),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例。无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现有境外输入疑似病例0例。

对于正在实施盗窃的犯罪嫌疑人,公民首先可以及时报警处理,其次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可采用合法行为将其制服,但在制服之后需及时扭送司法机关处理,不能动用“私刑”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殴打、侮辱、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行为。对于制服犯罪嫌疑人之后所实施的不必要的殴打、侮辱、限制人身自由等行为同样构成犯罪。